沙罗酱好吃吗~

渣渣一只,懒癌晚期+剧情废,一产粮就注定发生惨案→_→

© 沙罗酱好吃吗~ | Powered by LOFTER

【百日双晴|55】无差|本该享受夏日祭的我却在吃狗粮

·原(zuo)创(zhe)女(luan)主(ru),借用现世媒介人的设定【只是想表演现场吃狗粮的姿势啦~( ・ㅂ・)و ̑̑没毛病】
·ooc肯定的,不要管bug,设定都在我心里【强行解释~】
·写完回头一看发现几乎通篇流水账……算了啦我不想管了啦 !ヽ(≧Д≦)ノ【瘫成一条咸鱼ing】
·总感觉有点乙女向……【这是错觉(・_・)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“这次又是谁呢……”

地上的法阵周围燃起几簇发蓝的火焰,中间的线条也散发出了幽幽蓝光,上方的空气不安地躁动起来——不,是空间本身开始波动,仿佛被扔进石头的一方水塘。波动的空间带起了一阵不小的风。我又退离了法阵几步,免得发生什么危险。

“……来了。”

伴随着瓷器破裂的清脆响声,法阵中心的蓝光瞬间大盛,两个异常相似的人影凭空出现在其中——

我的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。

所以说,这次是那两个家伙吗?

“……两位晴明大人……”

认出他们的我及时稳定了脸上的微笑,正打算——出于礼貌——上去打个招呼。不过,在看清他们穿了什么时,我就被今天的第一勺狗粮给呛在了原地。

他他他他他们这是……情,侣,装?!

“沙罗小姐,好久不见。”

拥有一头霜雪般银发的大阴阳师先跟我问了好。他没有戴那顶乌色高帽,也没有穿往常那件蓝色狩衣,大概是天气炎热,他的上身是一件开襟的白色半系狩衣,藏青的下袴上印着暗金色的芦苇纹;而他身边,拥有绀青色长发的另一位晴明大人——黑晴明,穿的衣服式样和晴明一模一样,只是色调换成了浅紫和深紫,花纹也选用了暗银色。

“你看什么?”

似乎是察觉到我诡异的视线,黑晴明微微皱起眉头。我及时整理面部表情,故意用了公事公办的语气问道:

“这次两位大人所为何事而来?”

“你不用那么客气的……”

“您还不是每一次都对我用敬语。”

我快意地反驳回去,看见晴明大人被呛住的样子实在是太难得了。只是,黑晴明脸上的不快也变得更加明显——感觉他额角上的那个“井”字都快跳出来了。

这个表情……简直……像是在吃晴明的醋一样……?

黑·仿佛在吃醋·晴·非常不高兴·明瞪了我一眼,然后用像是小孩子检查自己的礼物时那种叫人不舒服的目光,上上下下把我打量了一遍。

“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?”

嗯?我惊讶于他的问题,条件反射般微微抬起手,身上的水蓝色浴衣衣摆随着我的动作展开,袖上绣有的银线在月光下折射出淡淡的光华。也难怪黑晴明奇怪,我一般穿的都是现代服装,突然穿了浴衣什么的,确实比较突兀。

“是夏日祭啦,夏日祭。”

“夏日祭?”

“夏日祭典啊,可以说是节日啦。我等下要去逛祭典街,这样穿传统一些。”

“祭典么……”

注视着我的那双好看的蓝眸微微眯起,更加映衬出眼角那抹艳丽的红妆,如同善于魅惑人心的狐妖一族——这样的晴明大人倒真是符合他白狐之子的传言。

“沙罗,你能不能……同意我一个要求?”

“要求?”

看着我疑惑的样子,晴明大人举扇掩面,嘴角笑意隐去,那双狐狸眼中的笑意却越发勾人心魄。

“可否……让我们同去呢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是不是不该答应他们的?

走在热闹的祭典街上,我满脑子都盘旋着这个念头。

作为他们的现世媒介人,我必须看好他们,这也算是我的职责之一。

——所以为什么会变成我跟在他们后面看着他俩秀恩爱的情况啊!!

向他们投去的视线太多了,先不说他们过分相似且出众的容貌和两人显眼的情侣装,问题是他们两个大男人,偏偏还在卿卿我我卿卿我我仿佛周围的人不存在一样——晴明大人买了一团蓬松的棉花糖,咬了一口后就伸过去给黑晴明尝尝;黑晴明却满脸不耐烦,挖了一大勺手中的草莓刨冰就直直塞进了晴明的嘴里;嘴巴差点没冰歪的晴明倒是一点也不介意,反倒露出“黑晴明对我真好”的幸福微笑,然后把嘴里的刨冰咽了下去。

——他们是同一个人吧?!

——一个人怎么能自恋成这样啊?!

——更何况……他们花的可是我的钱啊!

为什么一边用着我的钱一边给我表演花式喂狗粮啊喂ヽ(#`△´)ノ!

感觉空气中恋爱的酸臭味都要盖过食物的香气了……我赌气般用手上的抹茶味鲷鱼烧把嘴塞得满满当当。

淡定淡定淡定……至少他们还有一点自知没有在这里当众kiss嘛对吧……

就在我如此强行安慰自己的下一秒,我的眼睛忠实为我传达了以下影像:晴明大人咬了一大口手里的棉花糖,陡然凑到黑晴明面前,笑意盈盈地吻上了他的唇。

我:“……”

……所以说我再也不随便立flag了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“——沙罗酱?”

在我感觉自己受到一万点情侣伤害内心快要毫无波动之时,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。我转头一看,两个女孩已经挤到了我旁边。

“雅子,茗子,你们也来了啊。”

“那是当然的吧。”

我的两个同班同学同样穿着祭典的浴衣,笑嘻嘻地咬着晶莹透亮的苹果糖。碰上熟人这种事态我早有想过,因此我已经编好了一套说辞来瞒天过海。

……不过并没有用上。

她们似乎没有看到晴明和黑晴明,因此我们只是聊了一会儿天,她们就再次挤入人潮中不见了。

嗯哼,那么接下来…………

……糟了我把两位大人看丢了啊啊啊啊!!!!

不过幸运的是,在我东张西望的高效搜寻手段下【什么鬼】,两个蹲在捞金鱼摊边的活宝阴阳师很快就被我发现了。

“是沙罗学姐吗?”

又是熟人呢——我走到那里时,守在金鱼池边的女孩妤微笑着向我打招呼。我正好也走累了,干脆就在这个比我低一学年的学妹旁边坐了下来。

“你是在帮忙吗?”

“嗯,我爸让我帮他看一下摊子。”妤说着转过头,看着那两个人的她表情变得有一点奇怪,“……他们是?”

“是我认识的朋友,刚好旅游路过这里的。”我语言流畅神情自然解答合理,反正妤应该是看不出我是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~

“那他们是……兄弟?”妤还是一种很古怪的表情,要不是她提的问题,我肯定要怀疑一下我是不是暴露了。

“他们……”我抬头看了一下在那专心致志捞金鱼的两人。晴明大人出乎意料地不擅长这个,网都已经破了两个,引得黑晴明不住地嗤笑嘲讽,想必也是“堂堂平安京的第一阴阳师居然不会捞金鱼”之类的话;晴明一边回嘴一边锲而不舍地重复失败的捞金鱼。忽略性别和相貌,他们完全就是一对不顾旁人打情骂俏的情侣。

“是……”这个回答我自己都没什么底气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“♪♪♪~”

边吃狗粮边看戏的我,突然听见腰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我掏出来看了一眼,是母亲发过来的短信——看来,我需要去干活了。

“好了好了,你们俩听我说。”

我终于决定要打断他们的狗粮攻势了——虽然是以一个正当得不能再正当的理由。

“我有事情,要先走了。”

“事情?”

“家里有些事情要我去做,”

我轻轻拍了拍黑晴明的肩膀,后者虽然皱了眉头,但好像也不是特别反感我擅自做出的行为。

“你们不要乱跑,记得等一会儿要来看神社的舞蹈哦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暂时告别两人,我匆匆赶回神社,母亲已经在门口等我了。

“快些去更衣,表演还有十分钟就开始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

神社的传统节目——神乐舞,是我作为神主长女,必须参与的一个活动。

解开长发,把身上的浴衣换成巫女服,母亲为我化了淡妆,并帮我戴上了前天冠和其他饰品。

“你的手怎么在抖?紧张吗?”

“……”

本来早就不紧张了,我并不是第一次做这个。

可是……这次可是有他们在看啊!明明不需要在意他们的……可为什么还是好激动好紧张好激动啊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踏上舞台,我以我5.0的优良视力轻易在人群中捕捉到了他们俩的身影。在两位阴阳师的目光和我的对上之前,我很知趣地移开了视线。

雅乐响起,我深吸一口气,举起神乐铃,起舞——

只是我的目光,总是时不时地投向他们所在的方向。

他们站的不远,一头银发和一头黑发格外显眼,一个表情仿佛海洋般温柔,另一个却是一脸的桀骜淡漠,但这样的两个人又偏偏拥有如同双胞胎般的相同容貌,仿若光影,互为阴阳,相悖却又相同相生,依存彼此的存在。

身为同一个人,他们果然很般配啊——

我的脑子里突然没来由地冒出这样的想法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舞蹈之后是传统的烟火大会,我迅速脱下舞服换回浴衣,草草地摘去饰品,连妆都不洗就跑了出去。总觉得好像听见了母亲喊我的声音,不过这时候装作没听到应该才是明智的选择吧。

他们会在哪里呢……

“……找到你们了。”

他们站在路边,两个人都拎了一个袋子,晴明大人眉眼弯弯,悠闲地用折扇给自己扇着风。

“你刚才跳的不错呢,沙罗小姐。”

“我是不是该说多谢夸奖?”

我嘿嘿一笑,几步小跑到他们跟前。黑晴明把拿着袋子的手一伸,略带变扭地扭过头。

“买给你的。”

“——谢谢~”

是章鱼烧呢——我接过袋子,里面的盒子里飘出我熟悉的香气。以黑晴明的性子,此举大概也算是他友好的表现吧,只不过他实在不太坦率就是了。

“喵~”

一声细不可闻的猫叫传入我的耳中。还拿着夜宵的我后知后觉的一拍脑袋,忍不住暗笑自己的疏忽。

对啊,我怎么把她给忘了……

“清明?”

“喵~”

旁边的灌木里隐约传出窸窸窣窣的响声,一抹干净的白色若隐若现。两位晴明大人惊异地转头,脸上不知何时换了严肃备战的神情。

他们这是怎么回事?一只猫而已啊……

“清明,吃的哦。”

我决定还是先把那清明叫出来为先,继续低声呼唤着她。一来二去,灌木丛下总算是钻出来一个白脑袋,可之后又怎么说都不肯出来了。

小样儿,对付你我难道还不知道怎么做?

我故意打开章鱼烧的盒子放在脚下,轻轻唤了一声:“清明,过来。”

那只小白猫起先还犹豫了一下,不过在看见我放在脚下那份香喷喷的章鱼烧后就分分钟扑了过来。我在她一头栽进我的夜宵之前稳稳的抓住了她,不顾她的挣扎并给她的嘴里塞了一个章鱼丸子。待这小祖宗安静下来,我才抱着她起身,转头对他们微笑。

“这只猫是……”

“经常跑到神社附近来的啦,我只不过负责喂它而已,清明的名字也是随便取的。”

“这样……吗?”

晴明大人稍稍歪了歪头,视线在我怀中的白猫上转来转去……等等黑晴明怎么也这样做了?动作整齐划一没毛病。

莫不是两位大人还有猫奴的一面吧?

“……晴明大人要抱抱看吗?”

“好啊。”

晴明大人小心翼翼地接过清明,还顺手撸了撸她柔顺的白毛;刚刚还有些闹脾气的小白猫突然就变乖了,顺着晴明大人的手臂蹭了蹭他,异常安分地蜷在他怀里。

——好啊清明你这家伙重(男)色轻我是不是!?

嘴角抽搐的我仍在微笑着,只是在内心把清明这只(色)猫蹂躏了一百遍。

不过现在这个情况我突然又看不懂了。

晴明大人颇为温柔地抱着白猫,还挠了挠她的下巴,然后以一种十分疑惑的表情看了我一眼。我正纳闷着,晴明却又把清明交给了旁边凑上来的黑晴明,虽然黑晴明抱猫的姿势十分不得章法,但清明却舒服地打起了呼噜,背后一条白色的尾巴愉悦地晃来晃去。

我的重点突然就搞错了——够了清明你这只色猫,我的忍耐有限,超有限。

“差不多了吧,再这么磨蹭下去可是会错过烟火大会的。”

嘴上冠冕堂皇的我无视清明拼命挠我的爪子,强行从黑晴明怀里把她拎了出来。

“我带你们去我的珍藏地点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我带他们来到了不远处的山脚,然后走上了一条正对镇子的高台,周围的视野很开阔,夏蝉不安分地鸣叫,空气里带着草木特有的清新香气。

“就是这里吗?”

“没错。”

我自信地笑了笑,低头对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。

“开始的时候可不要眨眼睛哦。”

仿佛要印证我的话一般——下一秒,世界被鲜艳的光芒所覆盖。

“轰”的声音晚一拍传来,使得我们几个的肌肤为之一震。那是烟花——五彩缤纷的烟花陆续绽在夜空上绽放;夜空开阔,烟火仿佛近在咫尺,火光把整个视野都覆盖住了。

“好美……”

我听见晴明大人感叹了一声,就忍不住偏头去看,他们浑身沐光,眸子里映出星辰万里和流光溢彩。

——仿若映出了整个世界的模样。

“——怎么样,这地方不错吧?”

待烟火停歇,我炫耀一般如此说道。

“嗯……没想到现世竟有如此之美的景象呢。”

晴明大人看上去似乎很是开心,但黑晴明却一反常态地没有开口说话。我默默地偏头观察了一下——晴明大人不知什么时候牵住了黑晴明的左手,两人十指相扣,微凉的叶影随风轻晃,隐去晴明眼角的笑意和黑晴明耳廓的红色。

我顿时感觉我今天其实是给自己挖了个坑,堆满了狗粮的那种(`ι _´メ)。。。

“黑晴明大人,你的耳朵红了。”

“……没有,你看错了。”

“没看错,真的红了。”

“没有的事。”

“明明有……”

“都说了没有!!!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烟火大会结束之时,也就是夏日祭结束之时,是该送他们回去的时候了。

在回法阵所在地的途中,晴明大人和黑晴明走在我前面,看起来亲亲热热(?)地聊着天。但消灭着手上夜宵的我却没他们那种兴致,而是歪头沉思着。

……为什么总感觉忘了什么事情?

在路过我家附近时,我终于把那件我忘记的事从潜意识里拽出来了——

“等等你们一开始到底是来干嘛的?!”

脚步停歇,面前两个从平安时代跑过来的阴阳师忽然就支支吾吾了起来。

晴明:(目光游离)“嗯……这个……”

黑晴明:(装作没事)“……我们当然有东西需要……”

晴明:(尴尬的微笑)“……只是刚才是因为好奇你这里的夏日祭……”

黑晴明:(装作没事)“……没来得及说……”

你们一唱一和的秀恩爱还不够吗?!我今天可是已经被塞了一肚子狗粮了!

估计是被我难看得一逼的表情震慑到【怎么可能】,晴明大人总算是不兜弯子直奔主题了:“是这样的,我们是再想要一些白糖。”

“……”

我有一句mmp不知当不当讲(╯‵□′)╯︵【🐱】
(清明:喵喵喵?????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End.

*Thank U For Reading*【天知道有没有后续~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*这里说一下时间。我上网查了一下,一支神乐舞跳完大概需要七八分钟,这么算下来晴明他们大概是在七点左右到的现世,然后一直待到晚上九点多……这样寮里的大家真的不会担心吗?╮(  ' ▽′)╭不管了就让他们开开心心度/蜜/月吧【不是

*嗯……感谢几位双晴产粮太太在文中的客串~因为篇幅问题所以没法让所有人都出场,以后如果还有机会乱入的话我会尽量的~【标准土下座.jpg

*我的这个镇子,初步是设定为京都附近的一个邻山的小镇,其实是因为我一边写一边在回想《夏目友人帐》于是不知不觉就设成这样了【你滚】~那个看烟花的高台也是第一季里的夏日祭出现的……恳请夏目粉表揍我【标准土下座.jpg×2

*结尾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写了……白糖梗是源于历史,平安时代的日本似乎没有白糖这种东西,至少平安京没有,他们的甜点用的应该都是一种叫“甘葛”的植物(大概是甘草?),大家有兴趣可以去查一查【转头就跑.jpg

评论 ( 8 )
热度 ( 22 )